高空坠落死亡,保险公司无证据对免责条款作明确说明及不能证明坠为“跳楼自杀”被判赔!

作者:汪信明 主任 来源:原创 发布时间:2012-05-26 21:28:24 点击数:
导读: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民事判决书(2011)中区民初字第08110号原告梁某,女,1969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二村88号。身份证号码为510211196****40669。委托代理人汪信明,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被告…

重庆市渝中区人民法院

 

民事判决书

( 2011)中区民初字第08110号

原告梁某,女,1969年8月14日出生,汉族,住重庆市江北区大石坝二村88号。身份证号码为510211196****40669。

    委托代理人汪信明,重庆捷恒律师事务所律师。

    被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地址:重庆市渝中区中山三路131号希尔顿商务中心1、9、26、27、32、33楼。组织机构代码为74534032-5。

    负责人李旭,总经理。

    委托代理人杨某某,重庆百君律师事务所律师。

    原告梁某与被告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以下简称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人身保险合同纠纷一案,本院受理后,依法由审判长谢明光与人民陪审员蒲兴华、戴小华组成合议庭,适用普通程序公开进行了审理。原告梁某的委托代理人汪信明,被告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的委托代理人杨某某到庭参加了诉讼。本案现已审理终结。

    原告梁某诉称,原告于2010年1月5日与被告签订保险合同,为其丈夫施某购买平安倍保安行两全保险,合同生效日期为2010年1月5日。签约后,原告履行了支付保险费的义务。被保险人施某系重庚长安公司员工,2011年4月18日在上班期间发生意外事故,从长安公司科技大楼坠下不幸死亡。经重庆市江北区刑警支队侦查,认定为高空坠楼。事故发生后,原告即时通知被告。但在保险赔偿中,被告认为高空坠楼包括意外事故身亡及自杀两种情形,遂推定原告丈夫系自杀身亡,并据此拒绝赔偿。原告认为,签约时,被告对保险条款中的责任免除未履行明确说明义务。另外,被保险人系自杀身亡为被告主观推断,不成立。据此,现请求:判令被告支付安行两全和安行意外保险金共计157990.5元。

被告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辩称,双方建立有保险合同关系,没有异议。在保险事故发生后,经调查发现,事故现场为卫生间,施某坠楼窗口距离地面为80 cm左右,且开口狭窄,窗外无阳台,也无室外窗台。除非被保险人故意爬上窗户跳下,在正常情况下是不可能意外坠楼的。故,被告认为被保险人系跳楼自杀身亡。另外,按照法律规定,保险事故发生后,原告应向被告提供证明被保险人意外事故死亡有关的证明材料,但原告未提供,其所提交的资料仅能证明被保险人坠楼死亡。第三、被保险人死亡时为完全民事行为能力人。双方保险合同成立于2010年1月5日,被保险人死亡于2011年4月1 8日,系在成立后的两年内自杀。按照法律舰定,以被保险人死亡为给付保险金条件的合同,自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两年内,被保险人自杀的,保险人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据此,原告诉请,应予驳回。

经审理查明,2010年1月,投保人施某向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电话投保主险为安行两全附加安行意外伤害保险。20 10年1月16日,施某在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提供的《倍保安行保障计划确认书》上签名。该确认书载明,本人于今天收到贵公司送达的个人寿险保险单一份。同时,贵公司已对产品条款尤其是免除保险人责任的条款进行了提示和明确说明,本人也已对贵公司出示的产品条款认真阅读、理解并同意遵守,对受益人的指定亦认可。其后,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向施某签发了《保险单》,载明,投保人施某,被保险人施某;主险安行两全(934),保险期间15年,交费年限8年,基本保险金额为3805元,保险费3595元;附加寿险安行意外( 935),保险期间15年,交费年限8年,基本保险金额150000元,保险费210元;保险合同成立及生效日为2010年1月5日零时;生存保险金受益人施某100%,身故保险金受益人法定100%。首期保险费合计3805元。由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提供的《平安倍保安行两全保险条款》的2.1“保险金额”载明,(1)基本保险金额本主险合同的基本保险金额由你在投保时与我们约定并在保险单上载明。若该金额发生变更,则以变更后的金额为基本保险金额。(2)保险金额本主险合同有效期内,保险金额=基本保险金额×保险费的已交期数×1.05,其中2.2“保险责任”载明,本主险合同有效期内,栽们承担如下保险“保险责任”载明,本主险合同有效期内,栽们承担如下保险责任:满期生存保险金  被保险人于保险期满时仍生存,我们按期满时的保险金额给付“期满生存保险金,本主险合同终止。身故保险金被保险人身故,我们按身故时的保险金额给付“身故保险金”,本主险合同终止。其中2.3条“责任免除”载明,因下列情形之一,造成被保险人身故的,我们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1)投保人对被保险人的故意杀害、故意伤害;(2)被保险人故意犯罪或抗拒依法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3)被保险人自本主险合同成立或者合同效力恢复之日起2年内自杀,但被保险人自杀时为无民事能力人除外。3.3条“保险金申请”载明,身故保险金申请  由身故保险金受益人填写保险金给 付申请,并提供下列证明和资料:(1)保险合同;(2)受益人的有效身份证件;(3)国家卫生行政部门认定的医疗机(4公安部门或其他相关机构出具的被保险人的死亡证明:(4)所能提供的与确认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等有关的其他证明和资料。另,由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提供的《平安附加倍保安行意外伤害保险条款》第2.1条“保险金额”载明,本附力口险合同的基本保险金额由你在投保时与我们约定并在保险单上载明。若保险金额发生变更,则以变更后的金额为基本保险金额。2.2“保险责任”载明,被保险人因遭受意外伤害(意外伤害是指遭受外来的、突发的、非本意的、非疾病的使身体受到伤害的客观事件),并自事故发生之日起180日内身故的,我们按基本保险金额给付“意外身故保险金”,本附加险合同终止。其中2.3条“责任免除,,约定,因下列情形之一导致被保险人身故、伤残的,我们不承担给付保险金的责任:(1)投保人对被保险人的故意杀害、故意伤害;(2)被保险人故意白伤、故意犯罪、抗拒依法采取的刑事强制措施或自杀。其中3.2条“保险金申请’’载明,意外身故保险金或意外身故特别保险金申请由身故保险金受益人填写保险金给付申请,并提供下列证明和资料:(1)保险合同;(2)受益人的有效身份证件;……(4)所能提供的与确认保险事故的性质、原因等有关的其他证明和资料。2011年4月18日上午8时许,施某从其工作地点重庆长安公司科技楼7楼坠下,并致当场死亡。2011年4月21日,重庆市公安局江北区分局刑事警察支队出具《法医学检验后火化通知书》,其中法医检验意见载明,死者损伤主要集中在身体左侧:左上肢粉碎性骨折、左胸腹部外侧大面积擦挫伤及青紫、左小腿撕裂伤,头面部损伤表面轻微,但耳鼻腔出血,颅骨可扪及凹陷性骨折;双侧肋骨多出多段骨折,双侧胸腔、腹腔及颅骨腔’内抽出血性液体,符合高坠特征。尸表未将刑案征象。

另,梁某与施某系夫妻关系,未育子女。施某之父母先于施某死亡。2010年1月1 8日,施某向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交纳保险费3805元。2011年1月24日,施某又向其交纳保险费3805元。

在保险事故发生后,梁某向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提交理赔申请。2011年6月29日,平安人寿保险重庆公司以被保险人发生保险事故,属于保险合同之责任免除情形为由,拒赔。

庭审中,经原被告申请,本院向公安机关调取了事发后由公安机关提取的笔录。其中被调查人杨××称,事发当日上午8时许,我进入7楼厕所时,见施某侧着身子蹲在厕所的窗台上,窗子是打开的。于是我从厕所出来,准备到楼上上厕所。在走到厕所旁的楼梯上时,我听见“砰,,的一声,我意识刭施某跳楼自杀了。原告称,该证人未亲眼看见施某跳下,却认为其系跳楼自杀为主观推断。被告称,该证言可以认定施某系自杀死亡。

上述事实,有《倍保安行保障计划确认书》、《保险单》、《平安倍保安行两全保险条款》、《平安附加倍保安行意外伤害保险条款))、《法医学检验后火化通知书))、人身保险专用发票、人身险保险缴纳对账单等以及双方当事人的陈述载卷,本院予以确认。

本院认为,原告的诉请,包含安行两全及其附加安行意外伤害2份保险,涉及《平安倍保安行两全保险条款分、《平安附加倍保安行意外伤害保险条款分。本案的争议焦点是:被告是否对责任免除条款予以提示或者明确说明被保险人是否为自杀身亡。

一、被告是否对责任免除条款予以提示或者明确说明。太院认为,从《平安倍保安行两全保险条款》中所涉被保险人自杀保险人据此免责的约定看,该内容系保险法相应条款在保险合同中的体现,鉴于保险法系基本法,具有普遍约束力,故被告对该责任免除条款中涉及被保险人自杀予以免责的约定无需向投保人予以提示及说明。关于《平安附加倍保安行意外伤害保险条款))中被保险人自杀,保险人免责问题。庭审中,被告所举示的其履行说明义务的主要证据为《倍保安行保障计划确认书》。但该说明书系被告单方面制作的格式条款,不能充分证明在签约时保险人对保险条款的责任免除向投保人作出明确说明,故,该保险条款中关于被保险人自杀,保险人据此免责条款,对投保人不产生效力。

二、被保险人是否为自杀身亡。2011年4月18日施某从重庆长安公司科技楼7楼坠丁死亡,公安机关认定为高空坠落死亡。被保险人自杀应有被保险人自己剥夺自己生命权的主观故意。被告称其为自杀,应承担举证责任。庭审中,本院从公安机关调取的证人证言看,该证人并未亲眼所见被保险人“跳楼”其认为施某系自杀显然属其主观评判。另,假如其亲眼所见被保险人“跳楼,也因该证据为孤证,无其他证据予以佐证,该证据也缺乏相应证明力。故,被告称施某高空坠落死亡系自杀,因缺乏充足证据予以证明,本院不予采纳。

综上,被保险人施某死亡的保险事故发生后,被告应按照其投保的主险及其附加险的约定,向施某的法定继承人支付相应保险金。其数额为,安行两全保险金为3805元×2×1.05=7990.5元,安行意外保险金150000元,合计157990.50元。被告的辩解,不能成立。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十条、第十三条、第十七条、第四十二条的规定,判决如下:

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在本判决生效后10日内向梁某支付保险金157990. 50元。

如果未按本判决指定的期间履行给付金钱义务,应当依照《中华人民共和国民事诉讼法》第二百二十九条之规定,加倍支付迟延履行期间的债务利息。本案受理费3460元,由中国平安人寿保险股份有限公司重庆分公司负担。

如不服本判决,可在判决书送达之日起十五日内,向本院递交上诉状,并按对方当事人的人数提出副本,上诉于重庆市第五中级人民法院。

 

 

(此页无正文)

 

                          审  判  长    谢明光

人民陪审员     蒲兴华

                         人民陪审员     戴小华

                           二0一二年四月五日

                         书记员       来攀峰

 

找重庆专业特长律师-选捷恒专案律师团★专案律师-团队办案-胜诉更高!

重庆律师咨询热线:400-023-1648(转分机选专案律师)

上一篇:单位拒认员工所签送货单,律师多方取证获胜! 下一篇:用死人银行卡存钱被银行拒付,律师代理确权胜诉!
相关文章
  • 没有找到相关文章!